♂? ,,

   “别催!刚有点想法,就被给打断了。”

   “行行行,老娘不打断!赶紧想!”

   “别说话……”

   “……”尼玛!

   要不是看还有点作用,立马给弄死!

   在轩辕剑操持着东皇钟之下,两方人马,胜负上,暂时算持平了。

   黑默斯被司徒枫和顾南锡给牵制住,一时半会也撒不开手去害别人了。

   倒也不怎么着急,跟玩儿似的,应付着顾南锡。

   谁也别想,伤到谁。

   陈青青等人,依旧在卖力的与魔族大军对抗。

   妖族早就杀红了眼了。

   清纯萝莉修修紧身连体衣好萌动

   突然,一条魔龙从神族后面进攻,所到之处,死伤无数。

   是那条被魔化的海龙王。

   陈青青眸光微微一凝,就要冲过去。

   就见一黑一白两条金龙,出现在远方的天空。

   陈青青心底一次,小黑和小白终于到了。

   约定好的时间,他们来晚了,肯定是遇到些什么事儿了。

   半空中,一阵阵龙吟声响起。

   小白声音悲悯道:“东海海龙王!就一点自己的意思都没有了吗?”

   那条魔龙,哪里好有意思。

   然就是一条魔族的傀儡好吗!

   拼了命一般的,朝着小黑小白冲了过去。

   小白深吸了口气,心痛难耐道:“是我没护住!是我!”

   小黑安抚道:“龙王哥哥不是的错,那会儿自身都难保了,受了重伤!能保住两条,已经不错了!”

   随后赶来的两条龙,同样声音悲悯的响起了龙吟声。

   “龙王大人!活捉海龙王吧!”

   “好!活捉!定然,要将它变成正常的龙,哪怕是魔龙,也是上古魔皇一族的魔龙!绝不做黑默斯的走狗!”

   四条龙,将一条魔龙紧紧的围在中央。

   突然,远方的天空,又飞来了几条魔龙。

   小白和小黑神色不由一变。

   下一刻,小白大吼一通道:“黑默斯!个畜生!我青枫界的子民,也敢动!”

   黑默斯冷笑一声道:“不过抓回来两条漏网之鱼,悉心培养了一番罢了~!没将龙族部弄上天,为我魔族所用,已经是那些龙跑得快!否则,就不止是这几条了~!”

   “个狗东西!老子跟拼了!”

   “哈哈哈哈哈……还是跟的龙族,自相残杀一番吧!早跟我合作多好,神族妖族一网打尽,咱们一起做这天界之王,偏偏要坑本尊!这就是的后果!承受吧!”

   说完,继续应对司徒枫和顾南锡。

   陈青青飞快的朝着小白小黑冲去道:“淡定!事情已经发生了,就别想那么多了!死了的,安葬!活着的,咱们活捉!在从长计议!”

   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好!”

   决不能,被黑默斯乱了心智。

   战场上,最忌讳这些了。

   拼了!

   几条龙,部交战在一起。

   魔龙数量较多,陈青青直接加入了对抗魔龙的战斗力了。

   那些魔龙,靠着魔气被驱使着,部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 黑默斯也不知道倾注了多少心思,在这几条魔龙身上了。

   难怪,那么长一段时间,没再去神族作妖。

   原来,是在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,居然去青枫界摸了几条龙上来悉心培养。

   简直也是绝了。

   完,不折手段啊!

   战场上,厮杀着。

   路遥遥将路和风带离了战场,去了战场外围的后援区。

   阿音和上官月儿一脸焦急的冲上来道:“瑶瑶,这是怎么了?”

   路遥遥红着眼眶道:“哥哥被黑默斯所伤,我用女蜗石稳住了他的伤势。”

   “没有性命危险便好!好好照顾和风!菲菲,阿音,们跟我来,我们去战场救敌!”

   路遥遥却脸色坚定道:“不必!们帮我照顾哥哥!女蜗石已经稳定下了他的伤势!我去便好!”

   说完,就从路和风口中,将女蜗石给吸纳了出来,再次冲入了战场。

   虽然,路和风如果依靠着女蜗石的能量,在体内保持更久,会更容易复原一些。

   但,那些战场上,已经受伤等待医治的战士们怎么办?

   她不能那么自私,为了自己的私人感情,耽误了那些战士们的生命。

   哥哥已经没有性命危险了,有人看顾就好。

   战场上,一些受伤面临死亡的战士们,再次被那粉色的光芒给治愈。

   路遥遥所到之处,都有战士们,被治愈,继续上战场厮杀。

   无论多重的伤,只要还留有一口气,女蜗石的功效,都能起到作用。

   而战场上,就这么厮杀着。

   远在战场之外的仙界学院,突然传来一声厉吼声:“南锡~!啊……”

   快要痛死了。

   是纳兰依依,居然这个时候,快要生了。

   明显,早产了一些时日,可能是因为忧心顾南锡和陈青青他们在战场上的事情。

   过于操心害怕了些,才导致腹中孩子也不得安宁,提前想要降生了。

   校长大人,纳兰依依的父母,火急火燎的去请了接生婆婆来。

   纳兰依依凄厉的喊声,响遍整个仙界学院的后院。

   简直痛得生不如死。

   谁特么说神仙生孩子不痛的?

   似乎只要是女人,都要经历这么一遭好吗!

   陈青青在关键时刻,要生的那一刹那,有莲花坐骑相帮。

   纳兰依依却没那么好运,都靠自己。

   父母修炼无情道的,倒是没多大感触。

   那已经转修了随心道的仙界学院校长,却火急火燎的。

   眼眶都快急红眼了。

   孙女婿,在战场上厮杀。

   孙女儿,在产房里拼命!

   哎!

   这算个什么回事啊!

   感觉什么事儿都赶在一起了。

   “爷爷!疼……啊!!疼死了!南锡……”

   纳兰依依整张脸憋得赤红,眼眶也都红了,脸颊上有泪珠话落。

   从来都不知道,女人生孩子居然这么疼。

   特么突然有些羡慕凡人了。

   起码凡人生孩子,还快要去医院破宫产,这天界,没有会动手术的医生啊!

   必须顺产下来。

   痛得生不如死……

   战场行,顾南锡似心有所感一般,愣了那么一秒钟。

   被黑默斯一掌拍飞了出去。司徒枫皱眉迎了上去……不严的直播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