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砰砰砰!

那红衣人突然出现,可以说是不问缘由地就直接往阵法外面冲,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无比困惑的时候……

红衣人已经和那个身穿黑袍的人交手了,两个人来我往,灵力碰撞发出巨大的响声。

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的被红衣人给吸引了,脸上多少都有些敬佩畏惧之色,似乎早就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了。

当然,也有人是云里雾里不清楚的。

就好似,季清濛和宝宝。

这娘儿俩一副搞不清楚的状况,呆呆的看着身穿黑袍的人,眼神中的精光乍现,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东西。

至于宝宝就更是有意思了,不断的挥舞着自己的小莲藕手臂,似乎想要从季曦言的怀抱里面钻出去,不断想要扑到季清濛的身上去。

嘴巴里面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一样,但是因为阵法外面不断传来剧烈的打斗声音,压根就没有办法听清楚宝宝在说什么。

季曦言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,只当是孩子调皮想找娘亲了,压根没有在意。

但是,宝宝却心知肚明,那个身穿黑袍的就是他的爹爹啊。

红指甲芳心未展少女旅行图片

他要赶紧将爹爹的消息,告诉娘亲才可以啊、

但是,娘亲就和灵魂出窍一样,压根就不看他这边。

嘤嘤嘤,娘亲也是大坏蛋,压根就不搭理他,宝宝委屈。

宝宝挥舞双手老半天却依然得不到回应,只能无奈的放弃吸引娘亲的注意力了,只是暗自鄙视娘亲,直接钻回去季曦言的怀抱闭着眼睛睡大觉了。

宝宝要睡觉觉,不管们这些坏蛋了。

可惜季清濛也是无辜的不得了,压根不知道自己家宝宝到底在想些什么,只是眉头紧皱的看着那个黑袍人。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这个人似乎感觉很熟悉,但是心眼探查到的结果,却是压根没见过的陌生人罢了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

这个人,到底是什么来头?

“那个人是季氏一族的上一任的天女,难道一点都不记得了吗?”

季冥寒很是困惑的起身,站在季清濛的身边,歪头轻声说道。

“上一任的天女?”

季清濛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,快速的在神识之海里面探查着自己的千年前的记忆,貌似的的确确有这么一个人物存在过。

只不过是,那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,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很好,以至于她压根就没有记住这个人。丝瓜视频丝瓜视频下载ios

这么看起来,那之前的灵力威压,就是季氏一族的上一任天女独有的威力压迫了?

要是她的实力重新达到了千年前的巅峰,那么也肯定可以对季氏一族的强者造成如此强悍的压迫感吧?

哪怕是实力再怎么强悍,应该也是没有办法避开这种威压的,除非是新上任的天女。

这便是季氏一族的天女在族群里面第一无二的地位。

不过,季清濛一千年前也正是用这玩意儿捉弄大祭司而已,对其他人压根没想过压迫。

所以,刚刚那股感觉,她倒是不觉得太过不舒服,只是有些压迫感。

“那个人又是什么来头?”

季清濛对于那个拽的二五八万的上一任天女压根不感兴趣,她只是很奇怪,那个身穿黑袍的人到底是什么路数。

她可是看得清楚的很,可以和上一任天女这么难舍难分的对敌,可以看出来,这家伙的实力绝对是登峰造极的。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季冥寒盯着那个黑袍人看了老半天,到底还是忍不住来,他实在是不愿意承认,就算是他的实力,也依然是没有办法看透那个人刻意伪装的气息和模样。

只是,心中那难以言喻的挫败感和郁闷,又是怎么回事儿?

“看起来,这么多年的小日子过得不错啊。”

突然,半空之中传来喑哑的愤怒喝斥声音,那红衣女人突然爆发出狂躁的攻击,毫不留情的对着黑袍人发射灵力。

那好似狂风骤雨的攻击,响彻天地。

那股气势,就连季冥寒也不敢小看分毫,然而,那黑袍人似乎压根不放在眼里,也不见他有任何的闪躲之意,只是轻轻地挥挥手,便轻而易举的将恐怖的攻击给系数化解了。

瞬间,就消散在半空之中了,化作星光点点。

“没意思,回见吧。”

黑袍人似有若无的瞥了一眼季清濛所在的方向,身形微微一晃,整个人就仿佛透明一样穿透了红衣女子的身边。

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受到了影响一样,快速的将他浑身上下身形都遮掩起来了。

观战的人看见,就好像是突然消失不见了一样,让人无法触碰。

“想逃走吗?”

红衣女子听闻黑袍人的话语,正打算出手阻止,然而在她回头的瞬间,那个人早就已经失去踪影了,就像是凭空消散在半空一样。

“该死的,下一次,我一定让们全族的人陪葬。”

喑哑的暴怒声音不断在半空中回旋闪烁,然而,压根没人理会她,只有狂暴的风不断呼啸而过。

季清濛的眼神一直追随着黑袍人离去的方向,总觉得,她见过这个人一样?

“小冥,小子怎么越来越不中用了,竟然变成这副模样?”

红衣女子追不上黑袍人了,便回转身形,回到了阵法里面,自顾自的站在季冥寒面前,眉头微微皱在一起,神色有些惊讶。

噗嗤……

季清濛刚打算看清楚这个所谓上一任天女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但是听到她好似招呼小孩子一样喊着季冥寒的名字,顿时就没忍住笑疯了。

真是像叫儿子一样,这位天女大人不会真的是季冥寒的母亲吧?

“没规矩,这有什么好笑的?”

红衣女子眉头紧紧皱在一起,脸上的寒意一闪而过,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季清濛,冷冷的训斥起来。

啥米?

季清濛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了,这时候,她总算是看到这个上一任天女到底是什么模样了,真是让人不敢恭维的长相啊。

这女人虽然脸上的皱纹并不是很多,但是鱼尾纹就在眼角肆虐,眼袋也很松弛的耷拉在脸上,肌肤更是没有任何光泽,松松垮垮的。

但是,一双眼睛倒是寒气逼人,只是那难以以往的岁月风霜,到底还是让这双眼睛失去了耀眼的神采了。

这位上一任天女也不过是依靠着自己的灵力,强行撑着这幅看起来都快风烛残年的老太太的皮囊罢了。

而且,这女人还觉得自己很青春靓丽是不是?

没事儿还敢穿上大红色,简直贻笑大方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季清濛突然想到了当初刚嫁给楚英奕的时候,楚英奕家的那个老姨娘,似乎也是这么一个丝毫不讲道理的讨厌老女人。

果然是天下乌鸦一般黑,讨人厌的女人都是大同小异的!、

季清濛干脆扭过头去,压根懒得理会这个臭老太婆,直接从季曦言的怀中将宝宝抱走,往大殿里面走去了。

“站住!是什么人的丫鬟啊,竟然一点规矩都没有,难道没有看见本天女吗?一点礼数都不懂,难道不知道行礼问安的吗?小冥都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,还不赶紧扶他回房间休息,站着犯什么傻啊?”

红衣女子看见季清濛抱着孩子就想走,更是看见她是从季曦言怀里将孩子抱回去的,顿时就觉得季清濛不过是大殿里面的一个普通丫鬟罢了。

她压根就不记得,现如今季氏一族已经不可同日而语,压根就不存在什么丫鬟奴仆,甚至当初的一些老人也是消散无踪了。

“她是季氏一族的天女。”

季冥寒其实对上一任的天女还是态度比较好的,但是见到她如此不客气的对着季清濛说话,还句句都是侮辱,顿时就觉得有些恼怒了。

难得的,就连说话都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之意。

“天女?呵呵,笑话,我还在世呢,需要一个小丫头来做什么季氏一族天女吗?她做好自己丫鬟该做的本分就可以了!”

红衣女人的眼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嫉妒和怨恨,冷冷的开口。